寻乌微生活

搜索
查看: 249|回复: 0

[其它] 电影院复工了,两个月后却可能倒闭更多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7-28 11:50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电影院恢复营业,就像一个人,一直在走路甚至在奔跑,就会产生一种惯性。一旦停下来了,再启动的时候,你就需要更大的力气。

当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出品人吴飞跃提出,要在电影院复工第一天上映时,会议室的空气凝固了30秒。一阵沉默过后,所有人开始认真思考这个提议,声音一点点多了起来。

这是6月底的一天,中国电影已停摆近半年。作为大象伙伴影业创始人,吴飞跃想用《第一次的离别》打响“复工第一枪”。他也担心,“没有影院开业,没人看电影,没有票房……”

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宣布,“全国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可在有效落实防控措施后,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业。”看到消息的那一刻,吴飞跃用“奔走相告”“喜极而泣”来形容从业者们的反应。

短暂的喜悦过后,是真刀真枪的考验。“我很担心食言。万一所有力量用出去,都来不及20号上映,怎么办?那不是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吗?”大象伙伴影业只有四天时间,完成从数字发行、宣发到上映的全部准备。《第一次的离别》,也成为中国电影重启的一次演练。

一张电影票的顺利售出,背后是无数的工作。以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间来计算,四天32个小时里,为了影院复工后第一批影片的及时上映,所有人都加入了这场接力赛。

“太阳开始泛红”
影院复工的消息,让安玉刚看见了曙光。他在朋友圈写道,“今天太阳终于开始泛红了。”

安玉刚是影行天下的创始人,这是一家电影营销公司。他入行16年,创办公司11年,疫情造成的打击却是空前的。疫情期间他天天在APP上学习,也鼓励员工把精力用在好的地方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影行天下的复工第一弹,是它负责营销的电影《刺猬索尼克》,定档7月31日,主打卖点之一是“刷新北美游戏电影票房纪录”。该片原计划2月底上映,如今延迟了5个月。

环球影业董事总经理甄超凡说,“我们纸上谈兵了几个月,(接下来)要做什么?”环球影业宣布,电影《多力特的奇幻冒险》定档7月24日。第一批上映,准备时间非常紧张,但甄超凡想把握周末的票房“窗口期”。


制片方抢着定档,争分夺秒,营销、发行等工作也一同跟上。截至发稿前,已有10部新片定档。《第一次的离别》早在7月13日就宣布,将在影院复工后的第一天上映。电影海报上印着“久别盼重逢”五个字,吴飞跃在《致每一位热爱电影的朋友》的信中,也重复了这句话。

重逢比想象中来得更早。疫情期间,吴飞跃看了一部电影《传染病》,他预见到了新冠的影响将持续很长时间。7月20日的复工让他意外,“我们要推敲,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赶上这个时间点?”

影院复工的消息一出,吴飞跃争分夺秒地打了半小时电话,为拷贝硬盘、发行影片等每个环节做安排。“我还是有点慌乱。突然之间,要在四天内完成这些工作,心里是没底的。但我们话都说出去了,爽约的话就成了吹牛。”

箭在弦上,吴飞跃开始跟时间赛跑。“不管4天还是5天,我们肯定要赶。”其中,最重要的是拷贝硬盘和保存密钥。大象伙伴影业要在7月20日之前把《第一次的离别》的拷贝快递给影院。

他们在四天内寄出11000张硬盘,很快有9000多家影院签收了。吴飞跃说,“看到这个数据,我挺高兴的。大家都在猜测,影院复工时,到底关了多少、还活着多少?硬盘被签收了,说明影院还在运转,没有想象中那么差。”

“太阳还没出来,要等一会儿(阳光)才能洒满大地。”安玉刚对未来是乐观的。几天前,在云端进行的第三届中国电影营销大会制作了一支MV,鼓励留下来继续奋斗的人,他和同事们也参与其中,“至少看见曙光了”。


2020年7月19日,长沙,工作人员进行开业观影演习。当日,长沙凯德壹中心中影国际影城员工复工,对电影院全面消杀。为确保疫情防控安全,员工还用玩偶摆放在座位之间设置观影间隔。
至暗时刻
“你们什么时候复业?可以看电影吗?”过去半年,有很多年轻人问过李佳这个问题。他是重庆一家连锁电影院的经理,他无奈地说,“每次有人问我‘什么时候营业’,我们只能对观众说抱歉。”

1月23日正好是大年初一,在接到关闭影院的通知后,李佳安排工作人员退票。“退了两万多元,退完后检查好影院,安排好值班的事。”

过去半年,李佳和同事轮班去电影院值班。他每天中午12点到,忙完各种琐碎的工作,下午6点离开。“我们有些店检查时发现顶楼漏水。如果没人发现,赶上雨季,泡上个把月,大堂的装修就废了。”

李佳所在电影院,墙壁上挂着春节档的电影海报,看起来有些落寞。关门后,影院收入为零,加上地租、人工成本,负担可想而知。即使商场减免房租,也是杯水车薪。

北京新影联院线总经理贺文进说,“收入全是零。”自关闭电影院起,新影联旗下的120多家电影院,一直没有票务和广告收入,经营惨淡。

环球影业原计划今年在中国上映的影片有《小黄人大眼萌2》《007:无暇赴死》《速度与激情9》等等。甄超凡说,“所有的期待都打碎了,我们一部片子也没上过。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,维持几十人的公司,压力很大。”

环球影业的上一个“大年”是2015年,当时有《侏罗纪世界》等大片上映,票房飘红。甄超凡根据片单预测,2020会是个大年。他说,“突然间就没了,无论是业绩还是士气,对我们都是挺大的打击。”

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说,“(我们)有多部原计划今年上半年开机的电影,都因疫情延缓了开机时间。”博纳旗下79家电影院在1月24日暂停营业,春节档《紧急救援》临时撤档。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坠楼自杀的消息在电影从业者中引发的悲鸣,被贾樟柯导演称为“行业之悲”。

“通常上半年是非常繁忙的,下半年的影片营销计划也会确定。但由于疫情,院线电影都刹车了。”安玉刚说,影行天下营销的《信条》仍未定档,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挪档到了明年。

“接近半年零收入,但房租、员工成本都得照常付。”安玉刚说。他发现,在这个节点,有三分之一的人离开电影行业了,“有人去直播卖货,有人去卖保险,还有些人离开了北京回家乡了。”

负责院线电影发行的大象点映也是如此,吴飞跃说,“大象的整个点映系统,基本处在荒废的状态。没有任何的流量,没有任何的活动。”

一片荒芜,但总有人相信荒芜终会过去。

天亮了
7月20日晚上22点多,从南京一家影院的放映厅走出来时,影评人付润韬听见两个人在讨论《第一次的离别》,“有点像纪录片,有点闷”。那一刻,他再次感叹:“好像又回到了熟悉的电影院。”

16日,听到电影院即将复工的消息,付润韬就激动了起来,“想第一时间去电影院感受一下”。20日到达影院后,他感觉冷冷清清,只有一个取票机在运转,很多售票口和贩卖零食饮料的窗口也关着。取完票之后,他走进放映厅坐下,“听到那些声音,全场暗下来之后,很开心。”

为了久违的观影人群,一些影院颇费心思。豆瓣用户HUgo_Days分享了一组图片,成都某家影院的屏幕上,《天使爱美丽》中的艾米莉、《爱乐之城》中的米娅、塞巴斯汀、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里的杀手里昂都戴着口罩坐在电影院里,以注视着荧幕的姿态望着前方。经典电影角色的“加入”,使得这时开业的电影院内更具温情。

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,影院复工第一天,全国有1271家影院营业,排片总计1.2万场,总观影人次15.5万,总票房347.6万元。其中,票房多产自几个复工较快的南方省份,北京等城市的影院在这天尚未复工。全国仅有8%左右的电影院复工,比多位业内人士预计的20%到30%的比例低。

影院开门不易。李佳解释其中原因:“你要把员工招回来、要排班、影院还要达到防疫要求,差不多要7到10天的时间。”第一天复工的影院,是做了加速工作。
有些影院能否复工都是未知数。“百分之六七十的电影院本来就不盈利,赔本赚吆喝。疫情后,市场要恢复,如果房东租金还不减,人们就会衡量还要不要开下去。”李佳认为未来两个月是影院关闭的高峰。

“要恢复放映后一段时间,看看影院还要不要片子,能不能恢复正常。影院要是关闭,也要走申报流程,要注销。”在贺文进看来,电影院复工,“就像一个人,你一直在走路,甚至在奔跑中,会有一个惯性。一旦停下来了,等你再启动的时候,这一下你需要花更大的力气。”

暗藏乌云
复工第一天,《第一次的离别》观影人数超5.6万人,以30.2%的排片率和43%的票房占比拔得头筹。这比吴飞跃预想的结果要好得多。

《第一次的离别》海报。
“(市场)必然会恢复,甚至更好,这是毋庸置疑的,但是需要时间。”李佳说。需要多久,没有人能百分百确定。在疫情不反弹的情况下,少则几个月,多则半年,一年都是有可能的。

6月4日,新浪电影发起一场投票,问题是:“电影院近期开门的话,你会去吗?”调查显示,在27428份投票中,仅有3204人选择了“不会,还是觉得危险”,占比不到12%,有观影意愿的人占87%。

新浪财经在5月也发布了一场类似的投票,结果却是大相径庭,有45%的人选择“先等等,观望一下疫情情况”,仅有不到22%的人选择“这么久没看电影,一定第一时间去看”。

这揭示了影迷与普通观众在观影习惯上的分野,而疫情使得这种撕裂变得更为明显。电影院关闭半年之后,人们只能通过视频网站等途径看电影。甄超凡、安玉刚都认为这会影响人们的观影习惯,在一段时间内会造成去电影院观影热情的下降。

吴飞跃却持相反意见。“大家对于电影院的回归还是抱有非常强的期待。电影院里有它独特的生态,它仍是电影的第一发行通道。新片来了,你还是会去电影院看。”

疫情期间,大象点映与大象记录发起“余生一日全民纪录计划”,邀请5000多名拍摄者用镜头记录疫情生活中的点滴。大象点映还引进纪录片《幸存者》在网络播放。“换了一个战场,在线上做了大量尝试。”正如吴飞跃所言,疫情虽然按下了暂停键,但不是绝对的静止,许多人都在进行一场无声的变革。

从2018年起,安玉刚陆续投资了一些网络电影和网剧。这一进程现在加速了。3月,他投资了网络电影《破神录》。一个月后《破神录》在线上播出,分账票房超过一千万。从前,影行天下在院线电影与网络项目上的投资比例在6:4与7:3之间。经此一“疫”,安玉刚决定把比例调成5:5。

影院复工第一天过后,有人欢喜有人忧。心情最纯粹的或许只有观众。付润韬打算继续去电影院观看。屏幕大小,屋里屋外,在家还是在电影院,对他来说始终是不一样的。7月20日那天,南京刚“出梅”。“前几天老在下雨,今天开始放晴。”走在回家路上,即使没有晚风习习,付润韬的心情仍然不错。
但事实上,天气预报并未显示“晴朗”,而是显示“多云”。乌云覆盖着的不只是天空,还有这一天过去后的影院,以及电影人们。 V 


吃喝玩乐 | 生活资讯

尽在寻乌微生活公众平台

[本内容可在个性签名中修改]


发表回复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官方QQ群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